史塔克心里清楚,哈皮这家伙是为了帮自己追踪‘情敌’,才会跑到中国大剧院去的,算是受了自己的牵连,这让史塔克很自责。

    “杨佑,你能救他的对吧。

    你经常用的那招,伸一伸手,一道绿光就能治愈别人的办法,也能对哈皮起效的,对吧。”

    听着史塔克真情流露下激动的语调,杨佑脸颊使劲抽抽。

    如果不是因为在病房,他恨不得踹史塔克这家伙两脚。

    “你TM说事就说事,别这么肉麻。说话的语气跟个绿茶一样,真恶心。”

    噗嗤,叶莲娜努力憋着,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史塔克,别娘娘们们的,一点点小伤而已,只要是创伤就肯定能救,要是生病,杨佑才没办法帮上忙呢。”

    史塔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真的是有点关心则乱了,螺母会一群人里,大多数都被杨佑的召唤师技能治愈术救过,小一点的伤口瞬间就能恢复。

    哈皮现在看起来挺惨,但跟杨佑以前受过的伤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

    “史塔克,去门口帮忙盯着护士,我需要把哈皮身上的纱布揭开,否则他伤口愈合的太快,容易让纱布长进肉里去。”

    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杨佑干不出那种冲着医护人员装逼,然后分分钟救活将死之人扬名显圣的事情,那太中二了。

    他挑着哈皮身上几处大伤口的位置,轻轻解开纱布,医生的技术很精湛,处理过的伤口针线很细密。

    随着一道治愈术放出,哈皮身上的伤口逐渐开始恢复。

    被爆炸中杂物划伤的不规则创口,如同有了生命一样,逐渐收缩愈合。

    杨佑掐着技能CD,召唤师技能一好就放,哈皮身上的伤势好的很快。

    有时候无聊了还多送给他一记虚弱,反正这家伙现在躺在床上,虚弱这技能只削减目标的攻击力和移动速度,并不会给他的身体带来负担。

    直到哈皮身上伤口好了七七八八,杨佑这才粗手粗脚的,把那些纱布又重新贴回原位。

    他拍拍史塔克的肩膀

    “史塔克,走了,他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应该很快就能醒。

    剩下爆炸中受到的震荡,休息几天就会好。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赶紧离开医院,否则跟着你这个大明星,肯定要被记者包围。

    哦对了,下次记得别给哈皮看《唐顿庄园》了,不吉利。”

    杨佑前面的话,让史塔克安心了许多,他探头看去,哈皮的脸色红润了不少,再也不像他们刚来时那样惨白。

    杨佑说的快点离开医院,他也赞同,可最后一句话让他摸不着头脑。

    “好的,我替哈皮谢谢你,可这跟《唐顿庄园》有什么关系?

    哈皮这家伙喜欢装有内涵,硬是戒了最爱看的《蛇蝎女人》改看这破片子,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杨佑看了看史塔克的头顶,笑着说

    “没什么,我就随口一说。”

    此时电视机里的《唐顿庄园》剧中,司机布兰森正在向千金小姐西比尔示爱,钢铁侠3导演选出这段来纯粹是恶趣味,非要把这些映射的内容搬上荧幕。

    因为在漫画中,哈皮这个司机也同样爱上了小辣椒,后来是这两人喜结连理的,漫画中小辣椒跟史塔克并没有在一起,不过好在漫威电影宇宙不像漫画里那么多狗血内容。

    如果说阿列克谢和叶莲娜两人,是习惯了躲在黑暗中从不和媒体打交道。

    杨佑就是离开地球了一段时间,忘了媒体人的凶残。

    当他们一行四人走出医院大门时,本以为大清早的很安全,谁知道这里早已经被媒体围了个水泄不通。

    见到史塔克出来,记者们像闻着味的鬣狗一样,乌泱泱的就跟了上来,话筒像刺客手中的凶器似的,使劲往他脸上杵。

    “史塔克先生,这又是一次满大人发动的恐怖袭击,这次他惹到了你的头上,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史塔克先生,您的保镖是不是为了保护您才受伤的,这次恐怖袭击是不是针对你的?”

    “史塔克先生,你什么时候才肯不做缩头乌龟,去杀了那些家伙。”

    杨佑和阿列克谢父女一样,见到记者围过来,齐刷刷的退步闪身,很没义气的让他一个人面对这样的情况。

    叶莲娜说

    “前面的那些记者问的问题虽然心怀不轨,但还算保持着专业素养,最后这个混球问的这算是什么话。”

    杨佑笑着说

    “你看那家伙,别人都是专业摄影器材,他用手机拍,八成是个youtuber,这帮家伙为了吸引眼球,什么混蛋话都敢说,正常。”

    因为哈皮伤势的快速恢复,本来已经心情好了不少的史塔克低着头,不搭理记者的骚扰,可最后这个无礼的问题,却终究是让他怒火中烧。

    一来是对方的问题太没礼貌,二来他的确是有些自责,如果自己能早些动手找到那个什么满大人,就不会有这么多狗屁事情。

    他转头盯着那个举着手机的男人,脸色不善的说。

    “你喜欢听这个是吗?那就顺便跟那位‘满大人’说几句吧。

    听好了,我是托尼史塔克,你这个像懦夫一样,躲在幕后策划袭击的混蛋,你惹上大麻烦了。

    现在你要么赶紧找个地洞躲起来,钻进被子里瑟瑟发抖;要么等着被我揪出来干掉。

    这无关政治,无关执法权,只是纯粹的老式复仇。

    如果你还有那么一丁点骨气,就别冲着无辜市民下手,我的家庭住址是马布里海滩10880号,过来找我。

    如果你不敢找上门,我建议你玩点符合懦夫行事风格的手法,比如邮寄爆炸物之类的,我的邮编是90265,别让我失望。”

    史塔克说完之后,一把抢过那人的手机,狠狠的砸掉。

    “你就是想听我说这些对吧,你的恶意挑衅成功了,我说了,满意吗。

    我会赔你手机的。”

    看着史塔克的举动,杨佑忍不住吹了个口哨,感叹历史的必然性真是强大。

    他本以为,自己救了重伤的哈皮,史塔克就不会那么暴躁且当着媒体大放厥词了,结果这家伙还是被人几句话破防。

    史塔克还是那个史塔克,在外人面前他依旧是那个不可一世的花花公子,只有跟螺母会的人在一起,他才能卸下高雅的外衣,像个憨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