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木叶:日向家的小赘婿 > 第一百八十八章:大蛤蟆仙人的预言(求订阅)
    “听说了吗?雨隐村被灭村了!”

    “……昨天晚上就听说了,唉,就算是利益牵扯的纷争,也不至于把无辜之人牵扯进去吧。”

    “听说入侵者是一个很年轻的少年,但好像没有所属势力。”

    “不会又要打仗了吧?”

    “放心吧,我们火之国跟雨之国不一样,至少……短期时间内不会。”

    ...

    木叶村的街道上,过路的行人中有不少人都在讨论着这场悲剧,

    他们有的神色凝重,预料着未来可能会出现的事情,

    而有的则是面带惋惜,颇有兔死狐悲的模样。

    这绝对是一项可以影响忍界进程的事情,遥想忍界上一次出现这么大规模的人员伤亡,还是他们火之国的盟国——涡之国被灭国的时候。

    甚至不单单是木叶村,可以预见的是就连火之国,乃至其他各国都会对于这件事情进行激烈的讨论和分析。

    雨忍村被灭村这个大事件,将会占据忍界很长一段时间的话题中心。

    在凉介回村的几天后,

    雨隐村被毁灭的消息终于是传递到大半的忍界,

    因为忍者村被毁掉,所以他们的情报机构就跟纸糊的一样,完全失去消息封锁的能力,很轻易被一团团小火苗烧出一个个洞来,被各国的商人传递到世界。

    一时间,

    忍界这一汪湖水直接被一块巨石砸下,那本就有些小波澜的湖面上跃起阵阵水花。

    那些不甘心于土地狭小的小国蠢蠢欲动,盯上了雨之国这块大肉,

    而大国们同样不想错过这块肥沃而又的土地。

    雨之国,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小型发展国家,但却曾经出现过山椒鱼半藏这个被称之为半神的超级忍者,

    这位超级忍者虽然已经逝去,但他留下的传说却还在忍界流传,把雨之国带到不少国家的视野里。

    在其他国家的眼中,这个国家还是很有威胁度的,

    而威胁度也代表着利益,代表着这个国家从经济、管理、制度等等的综合国力远超于一般小国,至于土地面积大小,其实只是次要。

    现如今雨之国失去忍者村的庇护,内部空虚,只要有能力进去捞一趣÷阁都能占到一份不错的利益。

    甚至如果雨之国内部没有能人能站出来,凝聚起这股散乱的国力,那很可能这个国家会在一只又一只豺狼的光顾下,如同曾经的涡之国一样成为历史。

    这些都是把握局势的人,能够显而易见看出来的事情。

    “跟日向族长传递的情报一致,雨隐村确实是经历了一场难以想象的惊天大战,其战争波及范围覆盖整个雨隐村,甚至是影响到了周边的城市。”

    “但具体……关于入侵者的身份却没有半分消息传出,甚至就连战斗的过程,亦是没有半点消息。”

    火影大楼中,

    作为五代火影的自来也落座于主位上,而左右两边分别坐着纲手、转寝小春、水户门炎三位火影顾问。

    其次,两边是各族族长,

    其中奈良鹿久位居首位,与水户门炎坐在同一排,之后才是日向的日向日足。

    原因是奈良鹿久不单单是奈良家的族长,偶尔更会身兼木叶军师一职奔赴战场,若不是三个火影顾问位置已满,他已经是作为顾问了。

    “当然不会有消息传出,谁又能想到毁灭雨隐村,承受着这份重大罪恶的人居然会是雨隐村的首领自己呢?”

    双手随意置于桌面上,日向日足面无表情的说道,“让世界感受痛苦,让自己感受痛苦才能迎来最终的和平,被拥有这种想法的人把持的雨隐村,或许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那可能是一窝的疯子也不一定,如果有残余的势力,或许对我们木叶会有威胁。”

    “是嘛……”

    坐在他对面的水户门炎同样是板着脸,“很难想象继承了六道仙人能力的人,居然会是一个疯子。”

    “事实如此。”

    日向日足也没有多解释,强硬的回了一句。

    他不确定水户门炎的质疑是他自己的想法,还是自来也的想法。

    火影顾问某种意义上来说,代表的就是火影,他们是火影参谋,又是火影的发声人,说一些火影想说,但却不能由他本人开口的事情。

    这在猿飞日斩时代是很常见的事情。

    而听到他的答复,水户门炎冷眼看向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却被阻止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得确认清楚才行。”

    鹿久很适时的开口说道。

    刚张口的水户门炎话语声止住,看了一眼鹿久,最终没有继续把原本要说的话说完。

    “或许……自来也大人,我申请让日向凉介参与这场会议,作为当事人,我们交流起来也更方面一些,免得遗漏了什么细节。”

    鹿久又接着说道,看向主位上的自来也。

    这个要求很合理。

    “我不同意这件事情。”

    当转寝小春回绝了他的申请,“虽然日向凉介在村子里的贡献、声望和地位都不低,但规矩毕竟是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

    “这是只有各族族长才能参与的会议,既然日向凉介不是族长,那便不能参与。”

    “这件事情需要火影大人定夺。”

    鹿久笑着看了她一眼,没有搭话,而是继续把目光投向自来也。

    夹在两人中间,作为第五代火影,自来也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应下,反而把目光看向日向日足,“这种事情毕竟涉及隐私,我觉得应该听听凉介自己的意思,如果他愿意与我们分享的话,我觉得让他参与会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那今天的会议就先到这里?”

    日向日足反问道,“我可以回家问问凉介的意思。”

    要是以前的话,日向日足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这么硬气,但现在……

    时代已经变了。

    在这片忍者世界内,如果日向离开了凉介,那在各国、各个忍者村的夹缝中日向仅能作为一个中等的势力,

    可如果有凉介,他们日向便是忍界最强大的家族。

    既然是最强大的家族,在这种关乎自己人声誉上的事情,他当然不会表现得卑微。

    屠杀一村生命这顶帽子,就算杀的都是敌村的人,戴上了对于凉介来说也绝对不是好事,毕竟里面还有手无寸铁之力的普通人。

    “那就先到这里吧。”

    看了一眼各有心思的众人,本就不耐烦这种会议的自来也顺杆子直接往下爬。

    一场本来关于雨隐村被灭事件的重要会议,便是这么草草结束。

    很多重要的会议都是这样,想要一次性得出结果肯定是不可能的,总是会有互相推卸责任、又互相争抢利益,甚至是明里暗地争斗的事情发生。

    见到自来也提出会议结束,其他人也暂时没有意见,纷纷起身离开。

    而等到各族族长离开之后,火影办公室内便只剩下自来也和几个顾问。

    “鹿久那小子什么意思?”

    最后离开的犬冢一族族长刚刚把屋门关上,转寝小春很直接抱怨起来,“还有你,自来也。”

    她又把目光看向叹气的自来也,“单枪匹马上门毁掉雨隐村这种事情是个什么概念,你难道不清楚吗?那小子的实力已经不是普通忍者可以限制的。”

    “真要让他过来参与会议,又胡乱插手我们的事务,我们是听他的,还是不听他的?”

    说到这里,她的脸色又有些暗淡,“如果我们屈于他的实力,接受他的意见,那以后这木叶到底是谁的?还会有人理你这个五代火影吗?”

    “那如果不听他的,他们日向一族发难我们又该如何?现在的木叶可不一定能跟他们一族抗衡了。”

    他们本以为宇智波是木叶里最大的狼,除掉了以后,这木叶便是上下一心。

    结果没想到还有一只隐藏得更深的,一直到狼王长大了才开始有所行动,从这方面考虑,日向与宇智波之间的斗争,谁才是第一豪族其实已经显而易见了。

    毕竟,一个还存在于这世上,且威慑力越来越大。

    而另一个,却已经死得只剩下小猫两三只。

    “还有你,你这老家伙那么针对他们日向干嘛?说话阴阳怪气的,真以为日向还是以前那个日向吗?你还真是老糊涂,看不清局势了。”

    实在憋不住心里的恼火,转寝小春又看向水户门炎,那张嘴就像是机关枪一样说个不停。

    自来也没理会她,自顾自的挠头看着桌子上的文件。

    而纲手站在窗边,亦是没有开口搭话,而是平静注视着下方来来往往的人流。

    “我那里针对他们了?我实事求是好吗?”

    作为转寝小春的开炮对象,水户门炎也有些不满,“难道他们日向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吗?”

    “那就算你真的坐实了日向凉介屠杀生命的事实,又有什么意义吗?”转寝小春嗤笑一声,“难道你还想逼他气急,让他像旗木佐云一样受不得心里的自责,畏罪自杀?”

    眼神微怔,水户门炎张了张口,但又闭上了。

    “可笑,你这老家伙不会真这么打算的吧?现在连跟我商量一下都不打算了?”

    转寝小春皱眉看了他一眼,“旗木佐云当年放弃任务,延误战机,导致几千人的伤亡,他的罪,他自己心里清楚。”

    “他受不得那个罪,所以自杀了。”

    “但你觉得屠杀生命这种事情如果真的是日向凉介做的,他会因此而自责,甚至是自杀吗?你在做梦吧,能做出这种事情的,那可是已经入了魔,他还会顾虑这些言论吗?别想了!”

    ...

    两个老人像是孩子一样吵闹,但话语里透露出的阴谋诡计却是层出不穷。

    这个过程,自来也和纲手都没有插话,而是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而转寝小春两人似乎也察觉到了,自来也两人并不打算跟他们一起,便也是怒气冲冲的推开屋门离开,换了个地方继续吵。

    一下子,

    火影办公室便只剩下自来也和纲手,变得安静起来,

    只有纸和趣÷阁摩擦时发出的沙沙声。

    “你怎么看?”

    良久,处理事务的自来也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

    “真恶心。”

    纲手厌恶的回了一句,眼睛始终盯着下方的人流。

    她还继续待在火影高层中,担任这么一个顾问的位置,完全是为了下方安逸自在的人们,为了可能再次出现入侵时,她能及时在场。

    而不是为了什么争权夺利,为了跟村子各族掰手腕。

    “我说的不是他们两个。”

    自来也抬起头,“我是说日向凉介,他说的事情可能是真的。”

    “嗯?”

    窗边,纲手转过头投来疑惑的目光。

    “还记得很久以前我跟你还有……大蛇丸那家伙,一起去雨隐村执行任务吗?”自来也解释道,“那个时候我在雨之国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收了三个……记名的弟子。”

    纲手皱起眉头,“你不会想跟我说,那三个弟子中有一人就是日向凉介口中拥有轮回眼的人吧?”

    “很遗憾,确实是这样。”

    自来也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妙木山的大蛤蟆仙人曾经跟我说过,我未来的徒弟之中会出现拯救世人,为忍界迎来和平的命运之子。”

    “所以当遇到长门那孩子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会是预言之中的人,所以在雨之国待了一段时间,教导他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

    “那为什么不把他带回木叶?”纲手问道,“你确定他是大蛤蟆仙人口中的人吗?为忍界迎来和平?通过……感受痛苦的方式。”

    她也曾在蛞蝓仙人的口中,听说过大蛤蟆仙人的名号。

    难道忍界真的要通过这种方式,迎来和平吗?

    “毕竟是预言嘛……这种事情模糊不清的,也不一定准确。”

    自来也摆摆手,他不认同这种通过让世人感受痛苦,明悟和平美好的方式。

    “当初没把他们带回木叶,我是想着既然他是命运之子,那他就会有自己的道路要走,如果我强行插手的话,不免要影响最终的结果。”

    但一听他这话,纲手的脸色有些难看,“那或许……大蛤蟆仙人的预言是希望你能够插手他的道路,引领他走向正确的方向呢?”

    很明显,不论是自来也还是她都认为,这孩子应该是长歪了。

    那如果当初自来也把他们带回木叶,让他们能够一直接受他的指导和教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