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戴冠之孽(邪神竟是我自己?)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练刺刀(感谢潇露悠然打赏的盟主,感谢稻叶打赏的白银盟!)
    弗兰克,退役军官,获得过金橡叶银剑勋章。

    这枚勋章是专门为了奖励在绞肉战役中,在铁丝网堑壕战中在敌人混乱的炮火反补下,奇迹般以白刃战让敌人整条防线士气大崩溃的所有一线军官。引自霍普士联邦的报告,当时负责督战的宪兵队机枪枪管都打红了依然是阻挡不住己方士兵的溃败。

    当时的战场上究竟发生了何等血腥的一幕呢?

    由于当时绞肉战役过于残酷,没有记者也没有人道救援组织,人们仅能从前线士兵的只言片语中去拼凑真相。

    弗兰克在那场战役中失去了一只眼睛,从嘴角处被刺刀划开了腮帮,胸口更是留下两道刺刀印,在那场战役后他就因伤退役。

    曾经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他,现如今就只是一个破相了腿脚还有些不便的怪男人。

    受创的身体总是会在天气寒冷时发作气喘。

    这些肉体上的折磨并不能摧毁,这个从鲜血和脏器喷涌地狱中爬出来的男人,真正让他夜不能寐是经常一闭上眼睛,他的又回到了那条堑壕,明晃晃的刺刀冲着面门直接捅了过来,到处都是躺在血泊中被刺刀挑翻已经死或者是在等死的人。他经常因此陷入了一种无法解释的狂暴中,即便是非凡者治疗也没有多少效果,他的灵性破损的太严重了。

    唯一能够安抚弗兰克的,只有亲情。

    “他就是你的挑的人,怎么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

    克虏伯工厂内,打扮就像是一个普通工人,头发也早早花白的弗兰克远远的打量甩着鞭子的小先生。显然,对于这位出身军事学院的军官

    “弗兰克叔叔,我都说他是文书啦。”叶芙妮称呼他为叔叔,并没有因为他面容的可怖而畏惧。

    “文书又怎么了,当初克虏伯那些蛮子冲上来,我们参谋不也照样上刺刀拼命。”弗兰克很是宠爱自己这尚武侄女,从小叶芙妮就缠着他怎么成为一位合格的骑士,对于林恩的孱弱第一印象当然是不满的。

    叶芙妮不高兴的撅起了嘴巴,要不是为了林恩能够尽快适应,她也不会去请这位上过战场拼过刺刀的叔叔来了。

    对于侄女的不开心,弗兰克也只能满嘴表示自己等会训练的时候知分寸。

    至于他心中是怎么想的,那就天知道了。

    小先生的噩梦开始了。

    弗兰克上来就丢给他一把木质的刺刀和锁子甲,林恩一开始瞧着这个腿脚不灵活的老头子,不禁是有些担忧自己会不会提前送他去侍奉诸神了。接着头发花白而被错判了年龄的弗兰克,给林恩上了一课什么叫做不要小瞧任何人。

    哪怕那只是一个头发花白,腿脚不便的破相老头。

    木质刺刀套上步枪卡死。

    林恩刚摆好架势,对着教官靠近就被直接了当越过了空门,弗兰克的刺刀精准的停留在了他的鼻子前。哪怕是木质的刺刀,被逼近的那一瞬间林恩感受到了一股凉意窜上脑门,呼吸都停滞了。

    接下来,林恩就像是打BOSS一样疯狂受苦了起来。

    “腿!腿不对,你这么站在战场上随时会崴了脚!你以为自己是在跳交际舞吗?”

    用最小动作,娴熟拨开了林恩的步枪,直接了当的捅过去进去。

    哪怕他已经收力并且有锁子甲防护,林恩依然是发出了痛苦的闷哼,仿佛是肚子被猛的揍了一拳。

    “手!手不对,谁教你这样端枪的?乡下打猎的农夫?看好了,这样端,这样顺手抡!太近了就一枪托抡过去,保证他脑袋开花!”

    被刺得胸口腹部抽筋似的疼痛,林恩格挡的双手一阵发麻,整个人都被砸退了好几步。他的体魄,在面对这位退役军官时,根本发挥不出多少作用,技巧上被完爆了。

    “动作小点!别和猴子一样跳来跳去,保证体力,用最小的动作和角度刺死对手!抓准机会,不要畏惧,刺刀术就是这样,一起面对面突刺,谁怕了谁就要死!先死了就没有力气,刺刀最多划你的一道小口子!”

    展示着什么叫做小幅度刚猛有力动作,弗兰克好几次欺身将林恩绊倒,刺刀直接指向了脸部。

    林恩有些畏惧了。

    他穿越前后肉体上吃过最大的苦,就是大学时期的军训,匕首操给擦出大血印子。现在是什么呢,穿着锁子甲,被木质刺刀一次次的捅向各种要害,前胸、小腹、锁骨下、脖子、面部,除了难忍的剧痛之外更多是一种自己差点就死掉的惊惧。

    明明是木质刺刀,自己也穿着锁子甲,但这个老男人每一次次刺过来,冷酷自信的眼神就像是自己已经是一具会呼吸的尸体了。

    特别是林恩下意识开启灵视,想看看弗兰克灵性的动向看破动作时。

    近在咫尺喷涌而来的狂暴灵性像是一把把明亮利刃,直接指向了各处致命要害!弗兰克仿佛变成了一头比妖灵更加恐怖凶残的怪物,吓得林恩差点没有直接一个腿软跪了下去!

    不过在这种接近死亡的逼迫中,林恩骨子里的韧性狠劲也被激发了出来。

    每一次被弗兰克打倒林恩都是能不顾肌肉的痛苦颤栗,逼着自己去面对那让人畏惧的乌黑的刺刀。

    怕?

    怕就对了,怕死就得支棱起来,不然不是训练了别人才不会等你缓过来。

    “起来!给我立正说话!你这趴地上算是男人吗?慢吞吞的在爬地沟呢?屁股上有花朵不成?”

    弗兰克其实也有些惊异,但始终是凶神恶煞的模样。

    林恩这一幅被包养的小白脸模样,细皮嫩肉的明显是坐办公室的娇气少爷,自己上来除了没下致残的狠手,其他驯服刺头新兵该用的都用了。别说小白脸,就算是一个猛男估计都会被吓得蜷缩在地上求饶。

    毕竟刺刀又快又狠捅过来,还不是一次两次,那种精神压迫实际上是非常强烈的。

    没想到林恩第一天却能够一次都没有哭丧着哀嚎求饶。

    ‘有点意思……’

    出生于平民阶级的林恩如果没有逼迫,展现出来就是中人之姿,小民气质。但绝对不能因此而全盘否认掉中人之姿的可能性,这个世界没有那句让贵族和国王做噩梦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所以太过长久的忽视了脚下踩着的贱民们的可能性。觉得贱骨头们,是天生的又穷又懒又懦弱。

    弗兰克暴力教学正是在一点点把林恩的锐气与韧性淬炼出来。

    咬着牙的林恩,正在展现出一种小民气质下的璀璨夺目,那是名为人格上绝对平等,谁敢直言自己高人一等,要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的凶戾!

    谁敢这样说,路灯一等位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