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登陆格利泽 > 第52章 傅丽娜
    李天宇的双眼已经感到有点疲累了,他必须休息一下,他可不想和爸爸一样,年纪轻轻就戴上眼镜,工具再好不如自己的器官好。

    再抬眼,已经到了该睡觉的时间,可是警戒依旧没解除,再看时间,距离警报响起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

    他接通自己的隐私频道:“妙妙,现在什么情况了?”

    奇怪的是腕表只是不停的闪烁。

    李天宇一拍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封锁了嘛,自己怎么忘了呢,肚子开始“咕咕”地叫,这才想起,本该在晚会结束后有一场晚宴的,因为突发事件被取消了。

    大人们也慵懒地伸起懒腰,有人嘟囔着警戒该解除了,至少也该让厨师上班呀。

    果不其然,大厅内得到通知,所有厨师立即上岗,其余人员继续待命。

    文柏早就倒在地上睡着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抱怨着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又饿又困的。”

    “肯定是不得了的事。”李天宇漫不经心地说。

    他想到了书里说的那次妙妙罢工,似乎那个时候人与人工智能的关系很紧张呀,但是在李天宇的印象里,妙妙从未像对待彭嘉熙船长那样对待过自己,至少没有过那样任性的交谈,现在脑子里的疑问很多,可惜不能上网,好多事没办法查到。

    飞船上有2.0频道,那是一个全息3D虚拟场景频道,可以在那个场景里使用虚拟形象进行交流、交易、交朋友甚至谈一场虚拟恋爱,2.0频道里最受推宠的是虚拟偶像,好多人为之疯迷,多数是年轻男女,而稍大一点的还是喜欢在现实里追星,比如宋泽宇兄妹。

    2.0频道虽然很受欢迎,但那是成人频道,未成年人不允许进入,所以李天宇才会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读书上,但他不是个书呆子,对2.0频道里的虚拟偶像还是有一定了解的,比如妙音,就是男性群体中最受欢迎的虚拟偶像,常会看到网络上妙音出场的截图里打出恭迎女王大人驾到之类的弹幕,从这一点上来看,飞船上的船员和200年前的地球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只是暂时的解除厨师的禁令是因为飞船上的人不能饿着肚子,可现在早就过了饭点,更多人的是困,李天宇也忍不住打起了哈欠。

    “你好呀小家伙,能帮我一个忙吗?”

    耳畔突然响起一个非常轻柔的声音,李天宇连忙闭上正在打哈欠的大嘴,定睛望着她。

    “啊,你是刚才那位……”

    “嘘——”

    小姐姐做了个长长的嘘声,顺着她的目光,李天宇望着周围早已横七竖八倒地睡着的同学们,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和小姐姐向外面走去。

    “干什么去?”

    这么长时间的警戒,安保员也累了,他们问话不再高度紧张,只是例行公事。

    “我要去洗手间。”李天宇做出一副很可爱的样子。

    小姐姐拉着李天宇向卫生间走,进入公共区域却不再更进一步,左右扫一扫,见到没有人,对李天宇点点头说:“我叫傅丽娜,你也可以你同学那样称呼我为傅姐姐。”

    “傅姐姐有什么事吗?”李天宇没有客套。

    傅丽娜此时她穿着得与普通女大学生没什么区别,不熟悉的人肯定不知道刚刚在台上表演魔术的就是她,她仿佛在自言自语地问:“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随后她的目光落在李天宇的脸上,仿佛在寻求答案,又像饱含深意。

    李天宇很奇怪,发现什么非要找上自己呢?难道?他突然紧张起来,连日来他一直被那件事困扰,但是始终无法锁定到底对手是谁,想到宋泽宇曾经向白老师打听过他的事,那这位傅小姐姐和宋泽宇同台,该不会是同伙吧……

    就在李天宇还没来得及做出防备姿态时,傅丽娜突然弯下腰,贴近他耳边说:“宋泽宇在向你们老师打听你。”

    “……”

    李天宇的表情讷住了,这是几个意思?难道自己猜错了?他们不是同伙?

    “我不清楚呀,呵呵……”李天宇是绝对不能承认的,他故作可爱的挠着自己的后脑勺,脸上堆起笑容。

    “你不清楚也很正常,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我才是他唯一的女友,那个白雨寒凭什么一点儿也没对他付出却能获得他的青睐?”傅丽娜抚着自己的下巴又立直身子,那表情一副想通了的样子继续说,“看到你我就明白了,原来他是另有目的。”

    “白老师很漂亮呀。”李天宇眯着眼,透过眼缝,他一直在偷偷观察傅小姐姐的表情。

    “怎么可能,远远达不到漂亮,你还是小孩子怎么能懂女性的魅力?”

    “这个……”李天宇装不下去了,他觉得继续在这个女人面前为白老师辩护似乎没有什么意义。

    “我早就做过调查,上学的时候他们有过短暂的交往。”

    “啊?”李天宇不了解这段历史,一脸奇怪的表情。

    “啊,是这样的,他们本来就是学院的同学,在学院毕业后,白雨寒选择了工作,第二年就分配到你们班教书了,但是宋泽宇却继续读研。”

    “那个宋哥哥读研学得是什么专业啊。”李天宇问了个看似无关的问题。

    “是系统工程,我记得他曾说过,人与人工智能在未来某一段时间,一定会进入一个相当微妙的时期,也许从极度信任突然转变为极度不信任……”

    “那个……和我好像没关系吧。”

    “所以我才奇怪,他接近白雨寒好像更多的目标是你,你最近和他有过什么接触吗?”

    “这个……”李天宇思索着说,“除了参加过一个俱乐部的活动见过一面之外就……”

    “什么俱乐部?”傅丽娜似乎发现了什么。

    “妙妙发烧友俱乐部……”李天宇的口气越来越不确定,因为他看到傅丽娜的表情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幅画!这样就说通了。”

    “画?”李天宇猛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打开自己的腕表。

    “上不了网的。”傅丽娜提醒道。

    “我知道呀,姐姐你看是不是这幅画!”李天宇打开《彭嘉熙回忆录》,翻到阳光后面那一章,后附着一张素描,那是彭嘉熙船长70岁时画的画,画上是一个女人的形象。

    “咦?这个版本是哪里的?”傅丽娜好像很惊讶。

    “当然是……图书馆……”李天宇也回答不上来。

    “难道有新版了吗?不应该呀,我也读过这本书,但是没见过插画。”

    “这……”

    傅丽娜突然兴奋地拍手道:“我想起来了,这就是妙妙画的那幅油画的底稿,这么说那副画是有原画的,果然只是人工智能啊,我找到根据了,我现在就去找他,一定能吓他们一大跳的。”

    “哎……”

    没等李天宇问清楚,傅丽娜就像一只小燕子那样“倏”地一下跑远了。

    “这个女人……”

    李天宇觉得很头痛,太莫名其妙了,不过宋泽宇那样的人居然是学系统工程的高才生……

    “李天宇!开饭啦!”这时,刚刚醒过来的魏子娇远远地喊他。

    “嗯,去完洗手间就过来,记得带同学们洗手啊。”

    “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