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世子爷今天转正了吗 > 第606章 山长的求助
    “沈先生在吗?”也不知过了多久,外头门房领来一个面生的人,一进来就要找沈清。

    沈清正坐在桌后吃着年夜饭呢,突然来了个不认识的人找她,她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敢问阁下是哪位,这么匆忙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那人一脸着急,说话的时候恨不得在原地跺脚转圈。

    这大冷的冬天,他居然急出了一头的汗,可见真的有急事。

    要不然以每天张府门前那么多人指明了要找张重山和沈清的情况,门房也不会轻易把人给放进来。

    “您就是沈先生!”中年人看见救命稻草似的,赶紧把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原来,这人不是别人,而是山长在京城府里的管家。

    今日山长带着沈文彬和孟文彦去马场打猎,沈文彬意外失踪,山长和马场的人一起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沈文彬人。

    两人在教育界是扛把子式的人物,可以说是一呼百应。

    但要说实权,那确实是没有,况且这又是大过年的,上哪儿找那么多人手在马场附近搜人?

    两人情急之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沈清和张重山。

    沈清和沈文彬纵然已经断绝关系,可毕竟还有血缘在,哪怕她再恨沈文彬,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然后就是张重山,张重山是有自己的一批手下的。

    这批手下和官府的人还不一样,专门混迹于市井帮派之间,对找人恐怕也有独有的门道。

    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两人都来不及想那么多了。

    “你说啥,沈文彬他骑马失踪了?”

    沈清听闻这话,第一时间没有开口,出声的反倒是张秀娥。

    张秀娥之所以说话,并不是因为她对沈文彬余情未了,而是因为她生性良善,见不得别人受苦。

    哪怕是对她并不太好的前夫,她心中纵然有恨,但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在她面前有生命危险。

    听到这话,比起心疼之类的情绪来说,更多的是吃惊。

    中年人闻言,立即朝张秀娥点了点头,“那马儿是西域来的汗血宝马,当年陛下赏赐给我家老爷的。老爷常年住在青州,那马就一直养在郊外马场。它气性儿大,这么久没驮人,定然是把文彬先生给甩下马,自己回来了。现在文彬先生不知在何处,也不知道伤势如何,还请诸位帮我家主人寻寻人吧!”

    中年人并不知道母女二人和沈文彬的关系,他奉山长之命前来,自然得诚心恳求。

    帮还是不帮?

    沈清皱了皱眉头,她情感上自然是不想再和老沈家扯上任何关系的。

    但山长亲自派人来,她又不得不考虑山长的意见。

    张重山也不太愿意。

    他把妹妹嫁给沈文彬,沈文彬把他妹妹折腾成这样,他不再对付老沈家已经是手下留情,还想让他派人去救沈文彬?

    简直是痴心妄想!

    最终还是江老太发了话。

    “清清她舅,咱们知道归知道,可外头人不清楚这里头的关系。以后你是要在京城当官的,当地还是都察院的官。清清也得嫁进镇国公府,你们舅甥二人最好不要被人拿下把柄。”

    “这人,说什么也要去救。”

    张重山顿了顿,就算他百般不愿意,江老太的话确实有道理。

    哪怕他不在意自己的名声,也得考虑考虑妹妹和外甥女,有些事情最好不要落人话柄。

    “管家。”张重山声音沉沉,“你去把底下人叫回来,让他跟着这位到马场找人去!”

    吴管家奉命下去,中年人立即出言感谢。

    没过一会儿,吴管家就进门来报,说是手底下的人百十号人都到了。

    中年人这才明白,山长为什么非要他来洒金桥大街的张府,找这位新晋的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帮忙。

    他手底下这群人的效率,哪怕是官府的人都没有这么快的吧?

    人命关天的事,吴管家不敢耽搁,急忙跟着人去。

    张重山手底下这群人只听他和张重山的,别人的命令可不一定听从。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跟着的为好。

    眼看两人马上就要离开,沈清紧跟着站起来,“吴管家,等一等,我也跟着一起去!”

    大年夜的沈清要跟着去,还真不是担心沈文彬。

    就算沈文彬是她血缘上的生父,但这具身体的原主,也早已经死在沈文彬这个当父亲的不作为上。

    但吴管家毕竟是为了她的事,才要在这时候跑一趟的。

    与其说吴管家是张府的管家,但无论是张重山还是沈清,都把他当做可靠的亲人看待。

    她要是不去,让吴管家一个人去京郊吹冷风,怎么也说不过去。

    再说了,既然派人寻找沈文彬是为了名声,那何不把名声做实?由她亲自带人去找,有心之人不是更挑不出毛病吗?

    “姑娘,外头天冷,你还是别去了吧。”

    吴管家知道沈清放心不下,他担心沈清到外头受冻,急忙拒绝。

    “好了,就让她跟你一起去吧。”张重山也明白过来沈清的意思,没有阻拦沈清。

    张秀娥倒是没想那么多,她只是担心外头天冷,立马让人回去给沈清拿了一件厚实的裘衣。

    沈清全身上下裹得密不透风,就算外头的冷风呼呼地刮,她手脚也都还暖融融的。

    京郊的天气,比京城里还要冷上许多。

    尤其是没有丝毫遮挡的马场,一到晚上更是寒风刺骨。

    沈清到马场时,风刮得更大了,天刚黑时爬上来的那轮新月,不知何时也被厚重的乌云遮住。

    马夫们常年在这马场上做事,对京郊的天气最是熟悉。

    一看这情形,就知道马上要变天了。

    “坏了,这一个冬天没下几场雪,该不会大年三十晚上下吧?”

    “我看着天色像,万一下起雪来,雪可都是往咱们这片地方吹。马场上倒还好,地平没啥所谓,马场后头的树林坑子那可是最容易积雪的地方。万一沈先生在那里……”

    马夫的脸色不大好看,众人心里也都清楚。

    沈文彬这么久没回来,不是摔下马背受伤了,就是在林子里迷路了。

    这朔北的风雪天气可不是开玩笑的。

    万一没找着,带着伤势冻上一夜,能不能捡回一条小命,那还得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