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诸天从渗透开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准备赴英
    果然,凯斯一离开房间,许贝儿就睁开了眼睛。

    “啊…belle,你什么时候醒的,她说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

    余秀慧刚擦干眼泪,就被突然睁开眼睛的许贝儿吓了一跳。

    “mum,凯斯说的那个乘风是谁,凌乘风吗?你跟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许贝儿没有纠结凯斯对她的所作所为,而是质问起凌乘风的事。

    “belle,你别问,这跟你没有关系”

    端了这么多年,真让余秀慧一下子放下贤妻良母的架子,她真的做不到。

    “怎么可能没关系,刚才那个凯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没有选择的”

    半个月的监禁让许贝儿人生观价值观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她觉得凯斯说道没错;既然成不了强者,或者没成为强者之前,依附强者是最好的选择。

    “嗯,就是他;我跟他是八年前认识的,那时候你爹地不顾我的反对,把你送来英国念书,我跟他大吵一架;在一个闺蜜的怂恿下,去澳门赌场散心。”

    在女儿的逼问下,余秀慧说起了她跟凌乘风的往事。

    “然后呢?”

    “我赌输了好多钱,又不敢打电话告诉你爹地,在赌场管事的逼迫下,稀里糊涂就跟他有了第一次。”

    即使时隔八年,回忆起那段时光,余秀慧依旧会脸红。

    “后来呢?”

    “他出手很大方,帮我还了赌债,还送给我一条很漂亮的红宝石项链。”

    “就是你藏在首饰盒底层,从来不戴的那条吗”

    许贝儿想起了有一年自己暑假回香港,翻母亲首饰盒时的发现。

    “嗯,跟他的事见不得光,我怕你爹地问起项链的来历,怎么敢戴啊。”

    “那接下来呢”

    电视剧里的八卦剧情,发生在自己身边,不,应该是发生在自己母亲身上,许贝儿越听越感兴趣。

    “你爹地毕竟对我不错,第一次是迫不得已,接下来我那还敢一错再错”

    “你和他就这样断了?不可能!真要这么长时间不联系,刚才那个凯斯就不会那么说了。”

    见母亲到了这个时候还想在自己面前隐瞒,许贝儿毫不留情的揭穿。

    “原先是已经断了,但是今年年初的时候,他陪他姐姐、姐夫来给你爸拜年的时候,我们又遇到了。”

    见被女儿识破,余秀慧只好继续说下去。

    “不对,他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来给爹地拜年?”

    许贝儿不信道。

    “你还记得昨天你在看守所说的话吗?你爹地曾经帮人做过证,那个人就是凌乘风的姐夫;然后他给了我他的联系方式。”

    余秀慧隐瞒了储藏室发生的事。

    “这样啊,怪不得我昨天一说爹地帮人做过证,你就说有办法救我了。”

    听余秀慧这么一说,许贝儿就相信了。

    “嗯,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到还能找谁帮忙。”

    “mum,凌乘风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报纸上写的那些,你能跟我说说吗?”

    想起凯斯刚才说得那些话,许贝儿害羞道。

    看女儿这个样子,余秀慧哪还不知道她已经做出了选择,凯斯说的那个场景真的会出现吗,想着这里,身体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发烫了。

    ………

    香港时间早晨六点

    接到凯斯来电的时候,凌乘风还跟章明晞腻在半岛酒店的大床上。

    “喂,凯斯,怎么现在来电话啊,有事吗?”

    “你那对母女花,我帮你验过成色了,很润哦”

    “什么母女花?”凌乘风有点被说懵了。

    “Amelia和Belle啊,我刚跟她们玩得很开心,还留了照片,要不要发给你?”

    电话那头凯斯诱惑道。

    要是动漫片,凌乘风的额头现在会有三个黑线。

    滴滴滴

    凯斯挂了电话没一会,彩信就开始来个不停了。

    看着一张传过来的照片,凌乘风只想说:围家,别怪舅舅,我是被自愿的。

    “谁啊,大清早的”

    躲在被窝里的章明晞睁开眼问道。

    “凯斯,说英国有个很不错的项目,想让我过去一趟”

    “哦,那你就去吧”

    知道凯斯对凌乘风事业的帮助,章明晞通情达理道。

    “她还说想你了,想要你一起过去。”

    知道章明晞有点怕凯斯,凌乘风故意使坏道。

    果然,一说凯斯,章明晞就满脸通红,让凌乘风起了晨练的念头。

    “你干嘛呀,我八点半还有个会呢”

    凌乘风可不管这些,开会哪有晨练重要,毕竟一日之计在于晨嘛。

    ………

    余秀慧、许贝儿母女因为各怀心事,凌晨一点才各自入睡,结果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9点钟了,还是凯斯进门叫她们起床的。

    “你怎么进来了”

    看着突然闯入的凯斯,余秀慧和许贝儿裹紧被子,警惕道。

    “怕什么,昨天又不是没看过;belle,你mum应该跟你说了吧,考虑的怎么样了”

    比起余秀慧,凯斯更热衷于调戏许贝儿。

    “我”

    即使已经做了决定,但真要许贝儿当着一个外人面承认这一切,她还是会感到羞耻。

    “我刚得到消息,听说你出了看守所,被你捅了一刀Baldwin昨天下午也急急忙忙出院了;还联系了一群伦敦的混混在找你,你说他找你干嘛,不会是想跟你道歉吧?”

    凯斯摸着许贝儿白嫩的脸庞,不怀好意的问道。

    “你走开啦,不要吓belle;belle你别怕,mum会保护你的”

    余秀慧一把推开凯斯,把吓得瑟瑟发抖的许贝儿抱入怀里安慰道。

    “开个玩笑,你紧张什么;乘风这两天要来一趟伦敦商谈一个业务,要不要我安排你们跟他见个面。”

    “mum”

    看着许贝儿恳求的眼神,余秀慧松了口气,只要女儿这边没问题,自己都这样了,还怕什么。

    “好,但你派人要保护好我跟belle;还有belle的案子要尽快了结,我们想早点回香港。”

    在英国担惊受怕这么多天,余秀慧实在待怕了。

    “还跟我谈条件,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就凭乘风现在的身份地位,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我半个小时前放出他要来伦敦的消息,现在已经收到几十封份名媛贵妇的邀请函,而且大都是要样貌有样貌,要身份有身份,比你们两个可强多了。”

    凯斯甩出厚厚一叠附有照片的邀请函,打击余秀慧最后的倚仗。